第八篇 小排聚集的內容


我們要來看一個既切身又關鍵的點,這個點關係到小排的命運;可以說,小排的生死成敗,都在於此,那就是『小排聚集的內容』。

有許多關於小排的見證,都叫人大受鼓舞。這些見證大都是說到小排如何有效,如何像萬靈丹一樣,叫好些多年不聚會的得著了恢復。這些見證固然好,但小排不該只是專門恢復久不聚會的聖徒,還應該有多面的研究,好使小排能有更多的功用。

我們在台灣島上,這個見證的工作,若從一九五○年夏天算起,至今已經整整三十五年。這三十五年來,我們為人施浸足足有十萬之多。最近,我們把情況表搬出來,一張張數點過,共有五萬八千多張。我們知道,通常台北召會的人數,總是占台灣眾召會人數的一半。若以這個比例看,全台該有十一萬多的弟兄姊妹。在我們中間得救受浸的,不敢說百分之百個個有生命,但至少有百分之九十是有生命的。然而,目前在台灣各地過召會生活的,最多不超過一萬五千人。這就說明,整整有十萬人不聚會。若把出國和離世的推算為一萬人,就應當還有九萬人,是需要我們出去尋回,和我們一同聚集的。

有位作醫生的弟兄見證,在他所服務那個醫院裡,有不少上司和長官,是多年不聚會的弟兄。由此可見,這九萬多的弟兄姊妹,是散在台灣這一千八百萬人中間,如同點滴的水在大湖裡。他們都是我們的親人,我們一定要去把他們找回來。為此,我請求各地召會接受一個題議,從現在起要注意你們的情況表。情況表是我們的金礦,從其中可以挖出許多金子。

以台北召會為例,有五萬八千多張情況表,經常聚會的不過五、六千位。若是將出國和離世的,以五千位計算,還有四萬五千多位是待查的。所以現在,需要我們花一番工夫。我們請求各會所,以及各排聚集,都擔負這個擔子,把失迷的人找回來。至於其他各地召會,也要把情況表拿出來,重新研究清查,把不聚會的一個個找出來並帶回來。

小排聚集一定要作的三件事

托住現有的

我們在排裡一定要作到三件事,絕對不許有一點疏忽。第一,要把現有的人托住。因著我們已往的失策,只知道傳福音叫人受浸,卻沒有一個正當的政策,使新得救的人能留下,以致新受浸的人沒有存留多少。若是這五萬八千多人,能留下一半是過召會生活的,召會就要完全改觀。所以,小排一定要托住現有的人,不能使他們丟失了。

挽回久不聚會的

第二,為了挽回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,我們要和眾召會合作,把情況表裡所記錄的人找回來。這件事雖然困難重重,如同海底撈針,但仍是要撈;因為他們都是我們的親人,總是應該要找回來。所以,全省各地召會都需要恢復情況表,都要下功夫,一張表一張表的去找,要一直的找。

為著整理情況表,我們需要用電腦作業;因為用電腦可以將情況表建立出清楚的檔案。已故的弟兄姊妹,歸為一檔,不要丟棄、燒掉:這是我們的歷史,要好好的保存。出國的也要找出來,調查他們所居留的國家及聚會情形。新受浸的弟兄姊妹,更要立刻建立情況表。然後,把這些資料全都輸入電腦,只要一按鍵,就可清楚知道,歷年有多少弟兄姊妹故去,有多少出國,以及其他各種現況。這是我們急需要作的。

此外,我們要說明關於『召會通問』的事。這一次我們作了全盤計劃,決定出版全球性的召會通問,以英文、中文、西班牙文三種文字分別排版,郵寄各地自行印刷。第一步要作的是,預計以六期的篇幅,把全球六百多處召會聚會的地點、負責人、經常聚會的人數,以及在名單內的人數都列出來。所以,現在你們用電腦研究情況表,對我們全球性的召會通問,有莫大的幫助。這本刊物的編輯處,設在安那翰職事站;那裡有中、英文的編輯。各地召會若是接到通啟,就請求你們把召會初期的光景、現況、聚會地址和人數簡要的寫出來。相信這對各地召會有莫大的幫助。

比如法國目前沒有大的召會,只有很小的召會,若是那些少數弟兄姊妹,能讀到這些通問,將會受到何等大的鼓勵。你們若能在半年內,一期一期的接到通問,看見從墨西哥直到阿根廷,一百多處召會的情形,知道拉丁美洲一百多處召會的地址、負責人、聚會人數等,你們也一定會受到鼓勵,並且會增加你們代禱的負擔。同樣的,他們能讀到台灣眾召會的現況,也必定受鼓勵。這件事的確是個大的幫助;所以請各地召會,從現在起就要好好整理情況表,把我們的老家當,從老倉庫裡統統拿出來,到小排裡好好來利用。

傳福音

第三,傳福音。我們不僅要維持、留住現有的人,並找回久不見面的弟兄姊妹;同時,還要傳福音。這三件事不是第一件作完了,再作第二件,那是永遠作不完的;所以,要三件事同時並進。托住現有的,挽回久不聚會的,同時也傳福音;這就是小排應當作的三件事。

小排聚集的內容

彼此交通

神生命的流通

小排聚集的內容,歸納起來有幾項:第一,要彼此交通。中文聖經有些地方,把交通翻成『交接』或『相交』。這個字在希臘原文裡有流通、一致、貫通、來往的意思;所以,交通就是流通。比方,身體裡的血液循環就是一種交通;電燈裡的電流也是一種交通。我們知道,燈管裡若沒有電的流通,每一盞都是孤立的;一旦通上電流,不只盞盞彼此相聯,而且這些燈盞和發電所也都相聯。

每個得救的人裡面都有神的靈,有神的生命。以神的生命來說,那是我們屬靈的血液;神的生命在我們裡面,就是屬靈的血液流通。以聖靈來說,那是我們裡面屬靈的電。今天在我們裡面,神的生命和神的靈一直流通;你裡面有,我裡面有,即使是久不聚會,多年不見面的,他們裡面也有。許多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說,『多年不聚會,不好意思再去了。』他這個『不好意思』,就證明他裡面有神的生命,他還在那裡呼吸;這也證明他裡面還有生命的感覺。所以無論如何,總還有一線生機;那一線生機就是生命之流,也就是交通。

被聚集到主的名裡

當我們在排裡來在一起時,我們應該絕對的相信,主在我們中間,並且主的生命從我們得救那天起,就進入我們裡面,從來沒有離開;主的靈就在我們裡頭。不僅如此,我們還有一個應許,使我們能站在其上,那就是馬太十八章二十節的話。主說,『無論在那裡,有兩三個人被聚集到我的名裡,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。』我們應當絕對承認,並且抓住這個權利。

小排聚集是聚到主的名裡,不是聚到我的名裡,也不是聚到你的名裡。我們應該相信,我們這樣聚集到在主的名裡時,就有一個地位說,『主阿,你必須在我們中間,因為這是你在馬太十八章二十節的話。』我們都需要學著說屬靈的話。比如,有一個小排這次只來了三位,你不要說,『真可憐阿,我們那個小排這次聚集只有三位。』你要把主耶穌算進去,不要忘記祂。我們都知道,也都相信,聚會時主就在我們中間,這是個道理;然而,把主耶穌點進聚會人數里,卻是個實行。你若沒有點,你就只明白道理而沒有實行。從今後,我們都要學一個功課,報告人數時,要加上主耶穌;一百八十位就是一百八十一位,二千六百八十位加上主耶穌,就是二千六百八十一位。不要以為這是小事,要知道我們這麼把主耶穌算進去,就有天地之別。這不是道理問題,而是實行問題。我們聚集時,祂都在那裡聽,祂也在那裡說;因為祂是在我們裡頭說。祂既與我們同在,我們就該把祂點在我們的人數里。

每一次我們來到聚集中,不是要發財,不是要吃火鍋,也不是要得友情、尋幫助。我們每一次來,都是要尋求主耶穌,是來到主的名裡聚集。一有了這個信心,我們就有立場說,『主阿,真是感謝讚美你,我們這個小聚集是通天的;你在寶座上,你也在我們中間,甚至你就在我們裡面。』要有這個信心,要這樣宣告。

光照供應,來往交通

請記得,你這樣一宣告,你就在交通裡了,如同打開電燈開關,電流進來,燈光四射;這就是交通。一有這種光景,我們就都在光中,就不會閒談,很自然的就能把自己真實的情況擺出來。或許一個弟兄作見證說,『我參加你們的小排真是蒙恩,主天天都與我同在。尤其上次有一位弟兄說,早晨最低限度要有十分鐘的晨更,五分鐘禱告,五分鐘讀經,我回去就實行了,對我真是有幫助。一天之內,我裡頭都有主的同在,主的話也在我裡面一直轉。這個交通叫我實在享受,尤其是今天早晨,幸虧有這十分鐘和主的交通,叫我避免了和太太吵架。我真喜樂,所以,今天晚上快快來到這裡。』這就是交通。這個弟兄交通完了,你們不能只點點頭、笑嘻嘻的,覺得這見證真好,卻不說話。我們要看見,來而不往並不是交通,其他的人也要很自然的接上去。這點我們都要有學習。或者一個小姊妹就可以開口禱告:『主阿,求你也恩待我們,像這位弟兄一樣,叫我們都得長進。』這樣一來一往就是交通,一來一往大家都得著供應。

所以,彼此交通實在是比僅僅聽道好;聽道就像人吃飯時,只吃白米飯,這樣是不太有味道的。我們吃飯時,除了白米飯,總是會吃點別的;這樣的來往交通,就好像吃飯時的泡菜,叫大家的胃口都開了。等小姊妹禱告過了,靈就繼續引導我們,各個都禱告,一個個跟上去。或者又有位弟兄開口說,『我能見證,一點都不錯,早晨五分鐘禱告,五分鐘讀經,我已經作了五個月了。現在覺得很蒙恩,就開始操練禱告十分鐘,讀經十分鐘。』這個見證是一個加強,後面跟著上來的交通就是無窮盡的,或禱告,或加強見證,一直接續下去。原來的那個交通是一個開場,接著整個排聚集就都開起來了。這樣交通半小時後,各個都吃飽、滿足了,散去時,還會巴望下次的聚集快到。

隨從靈,不隨宗教儀式

主的恩典在我們裡面是豐富的;只因為我們受的訓練不多,操練得不多,實行得不多,我們一聚會,就習慣作禮拜,『坐』禮拜。我從小跟母親作禮拜,惟一的一件事是,一進禮拜堂就坐下來。基督教的要求就是作禮拜,事實上就是坐板凳。我讀小學時,校長是美國人;主日早晨,學生都得先到學校,衣著整齊,排好隊伍,等候老師來到。老師來了,就帶我們從學校走到禮拜堂,先到主日學去坐小板凳,之後又到大禮拜堂坐大板凳。那真是很苦。我小時候喜歡踢足球,一到主日就想去踢一踢,但是又必須『坐』禮拜,實在很受罪。

我們今天就是受到這種影響,一聚會就坐,這不必學,也不用教;因為全世界的基督徒都作禮拜作慣了,已經成為風氣。我們根本沒有受過訓練要隨從靈聚會,也沒有這個觀念。比如在大聚集中,常會有兩位青年弟兄,到講台上帶詩歌、讀聖經。雖然帶得很整齊,但我們還是要問,為什麼要上台呢?那是宗教儀式。難道不能在座位上站起來讀麼?他們大可在自己座位上,站起來就說,『我讀行傳二章四十二節給大家聽。』這就夠了。

當然,我們也不能將這套不上講台唱詩、讀經,弄成宗教儀式。我們要知道,宗教儀式就在我們的血輪裡。什麼不是宗教儀式呢?就是隨從靈。我們如何才能知道,什麼是宗教儀式,什麼是隨從靈呢?這我們裡面的靈是知道的。宗教的東西不能叫人活,不能得人。所以,我們每逢聚集時,不要讓宗教血輪在我們裡面轉,而要隨從靈,自然的唱詩、禱告、作見證;它是很自然的、很活的。你們若能抓牢這個原則操練,我們的小排必定很有前途。

再舉一個例子。一位久不聚會的弟兄,初次來聚會時說,『我雖然二十年沒來聚會,但我最喜歡一首詩,就是「耶穌愛我我知道」。』他點了這首詩,我們的詩歌本裡沒有,該怎麼辦?是不是就對他說,『我們的詩歌本裡沒有這首詩,不用唱了。』你這樣作,就等於把他打回去了。所以,在這裡極需要運用靈。在小排中有各樣的環境,切切不能用規條應付,你們只能好好運用靈。你們也不能因為排裡沒有帶頭的,也沒有負責人,所以都閉口不言。這樣,就好像把他送進冰箱凍起來了;這也不正確。這時,你們應該運用靈,立刻在裡面禱告,『主阿!怎麼辦?』我有這個經歷,當你裡面仰望主時,主會引導你。或許給你感覺說,『我們知道這首詩的人,請一起唱,不知道的也請隨著唱。』這樣,就會叫這位弟兄心得安慰。

然而,不要先說,『對不起,我們沒有這首詩歌。』這樣的話實在是澆冷水。雖然『耶穌愛我我知道』是一首很淺的詩,但是大家在靈裡和他一唱,真甜美,就挽回他了。若是這首詩歌你們都不會唱,就可以說,『弟兄,好不好請你把頭一節告訴我們,我們跟著唱。』這首詩歌就像是露水珠,從這裡也能引進河水來。唱過之後,立刻要有人跟上禱告:『主阿,真感謝你!你愛我們的弟兄,你愛我們眾人,愛我們每一個人;我們今天都享受你的愛。』這雖是個小題目,卻能演變出無窮的活水,而後一個個都禱告,就都摸著主的愛了。

關於小排聚集,我雖然編寫了綱目,也都只是原則,實行上完全在於靈。在小排裡的交通,必須是活的;從這個交通裡,我們就能知道弟兄們的情況、難處、重擔,以便大家能代禱、分擔。然而這也得隨主的引導,不一定每次一聽難處就流淚,就很快的有表示;表達愛心不必太快。我們的愛心需要在於靈。

我不是說,每次排聚集時,都一定要作到這綱目上的四大點和十多個小點;若是這樣,這綱目就成了和你們的約法三章,就又殺死靈了。我寫在這裡的,和我所講的,都是一種交通性質,你們到時候都要隨從靈。

唱詩禱告

第二,小排聚集的內容有唱詩,有禱告。我們知道基督徒的聚會,難免要唱詩禱告;然而不要把唱詩禱告,當作一種儀文或變成一種形式。基督徒一聚會,就是先唱詩後禱告,結束時再有末了的唱詩和禱告,這全是宗教儀式。當然,在基督徒的聚會裡,總難免唱詩禱告,但有時也不一定唱詩,不過完全不禱告卻是很少的。因為我們裡頭的靈,需要常常呼吸,而禱告就是我們的呼吸。我們不能聚了一兩個小時的會,而沒有一點禱告,那會叫人癟氣。至於這個禱告,有時是感謝,有時是讚美,有時是稱頌,有時是求告。總之,無論唱詩或禱告,都沒有任何規條儀式。

在小排聚集裡,不需要等到小排的人都來了,時間也差不多該聚會了,才喊一首詩歌唱。這樣作就是一種儀式。基督教裡的禱告大會,都是事先安排好某牧師喊詩,某博士帶領禱告。我們小排聚集的唱詩禱告,不能到這個地步。若有三、五位來在一起,真正有負擔唱詩,就好好的唱。唱詩是根據靈感和心情,沒有靈感和心情就不要唱;禱告也是如此,不要把這些弄成一種儀文。再者,也可以向神獻上讚美感謝,因為從上次小排聚集,到這次小排聚集,已經有一周的時間,可能有好多事主聽了禱告,所以要向主獻上感謝讚美。同時,也可以在禱告中,把所需要的告訴神。最後還要有些禱告,以執行神的旨意,完成主的事工。這些都是一些題議,都有可行性。在你們聚集時,靈若如此運行帶領,你們就這樣作,但這些都不是儀文。

供應話語

小排聚集該有的第三項內容是供應話語。這是排聚集的一個命脈,是最重要的,也是最難作的。然而在我們中間,這事不應太難,因為主的話在我們中間不稀少。一冊又一冊的生命讀經,把二十七卷的新約書信都解開了。你們只要每早晨花幾分鐘時間,讀二、三節經文和註解,再配上三、五段生命讀經,保證你們絕對得著供應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積少成多,你們裡頭就有真理的儲蓄。等到你們赴排聚集時,主的靈引導你們,你們就能作話語出口,為主說話。

在此,請牢記幾個原則:第一,小排聚集裡話語的供應是有中心的,就是神新約的經綸。神新約的經綸,乃是講三而一的神成了肉體、經過人生,死在十字架上,從死裡復活,成為賜生命的靈,將祂自己分賜給每一位信徒,叫我們成為神的兒女,成為基督的肢體,集其大成就是祂的身體。這就是神新約的經綸。然而這不是說,每一次聚集裡,你都要背這一套;而是說,你可以從聖經的每一面來講,但你的中心必須在於三一神,祂將自己分賜給祂所揀選的人。

有一次某召會要傳福音,請我去傳。其中一篇信息的題目,就是『三一神把祂自己分賜到三部分的人裡』,讀經是用羅馬八章。或許你們會認為這個題目太深,初次來的人恐怕聽不懂,那你們就錯了,把人低估了。我們要看見,人是有三部分的,是有靈可以接觸神的。所以,我們的觀念都要改一改,不要說別人聽不懂,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,乃要看見是我們自己不會講;若是我們會講,人都聽得懂的。

以電腦作比喻,我初聽見電腦的時候,總是不信電腦能作什麼,因為我轉不過來。以後我稍微瞭解,就發現在美國,連十歲左右的小孩都會玩電腦。我不懂,他們懂,軟體、硬體都懂。後來我的孫子們也買了一部,一插電,自己就玩起來了,軟體、硬體都會用。我看了真驚奇,裡面也受到鼓舞。根據這點,我那天在某召會傳福音時,就講『三一神把祂自己分賜到三部分的人裡』,這一試很成功。我告訴他們,什麼是三一神,什麼是三部分的人,他們聽得津津有味,都聽懂了。所以千萬不要說,在排聚集裡專講神新約的經綸,人會聽不懂。這個不懂是因為你不會講,你只要稍微講一點,乍聽似乎不懂,但聽來聽去都懂了。這好比學電腦有好多古怪的術語,但大家都懂,也都用得來。所以,我們不要把人低估了;人是神造的,有三部分,不僅有頭腦,有身體,也有靈可以接觸神。

為此,你們要經常栽培自己。這並不需要太花工夫,只要一天拿出十分鐘,三百六十五天,積少成多,四年就非常可觀了。我們對主要實在,我們既然愛祂,就要好好的實行享受祂的生活。僅僅早上晨更,先是禱告五分鐘,讀經五分鐘,慢慢的增加成為禱告十分鐘,讀經十分鐘。這樣的代價,每個人都出得起。你若天天早晨這樣操練,到了排聚集時,一定有東西可以供應人。況且我們有許多屬靈的書籍、刊物,特別是這十一年來,都是以神的經綸為中心。一條線一條線的講,一點一點的講,都是講神的經綸,就是神要把祂自己分賜到祂所揀選的人裡面。你若肯用功,從這些書籍裡多得些材料,你就能作話語職事。

第二,你們講的時候,不要散漫而無章法,一定要有清楚的路線,確定的重點。這個需要操練。只要你有心,並且肯好好學習,不出半年,你們在聚會中,個個都能作話語出口;你們所釋放的信息,必然都有路線,有重點。

第三,要切切避免講和神新約經綸不同的道,好比蒙頭、擘餅、說方言等。聖經裡有許多豐富的話,如基督追測不盡的豐富、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等;這樣的真理在聖經中相當的多,我們要學習講說這些,而不要去講說不同的教訓。

第四,最好用生命讀經為材料。我不是像賣甜瓜的人,自己誇自己的瓜甜;我乃是在這裡推廣生命讀經。去年有幾位弟兄寫了一封信給我,說,『李弟兄,我們這裡有一個小組,把你的生命讀經和好些解經書作比較,比來比去,我們還得承認,最高、最豐富、最深的,還是你的生命讀經。』實在說,當我寫恢復本聖經註解的時候,那些解經書的註解我都讀過。我是站在他們的肩膀上,所以我知道,我比他們還高。他們有的,我裡面都有;但我有的,他們沒有。因為他們都是在我以前,有的是二百年以前,有的是一百年以前,那時的亮光遠不如今天。好比今天一個小的電氣師父,對電燈的認識遠比愛迪生高明。所以我奉勸你們,省省你們的金錢,不要去買那麼多的參考書;也省省你們的眼力和時間,因為精粹都在生命讀經和恢復本聖經的註解裡。我的的確確研讀過,基督教裡所有解經的名家和其路線;也花了近十一年的時間,埋首在文字上,才完成了新約聖經恢復本及生命讀經的工作。你們用這些作為小排的材料,是相當夠用也是上好的。

最近在美國職事站服事的人,很喜歡從生命讀經和恢復本聖經的註解裡,摘出一些寶貴的話,一段一段的寫好,鑲上框子。當我讀到那些話時,也不免問自己:『你說過這個話麼?這個話是你寫的麼?』若不是上面說明了它的出處,我幾乎不能相信那是我寫的。其中的寶藏實在是太豐富;常常一個註解,就是從十本書裡摘出的重點,編在一起寫成的。有時,一個註解很長,佔了半頁,要花一周的工夫才能寫出來。我不僅要讀原文,把它的字義找出來,也要讀名家對這一節的解釋;此外,還必須加上我的判斷。這些工作,往往費了相當多的工夫。你們都是我的家人,所以我可以告訴你們,我作了什麼工作;這實在值得你們花工夫,從其中擷取它的豐富。

目標-成全每個信徒

第四,排聚集總有一個目標,這個目標就是成全每一位信徒,都能作四件事:第一,認識真理,並且能傳講真理,使每一個和我們經常聚會的人,都懂真理,也能講真理。第二,生命長大,屬靈的身量增加。第三,活在身體裡,同被建造;這就是過召會生活。第四,廣傳福音,拯救罪人。換言之,就是真理、生命、召會、福音四大項。

盼望所有參加小排聚集的人,經過一、二年,各個都能講真理,都能作生命的見證,都能過召會生活,也都能傳福音。真理、生命、召會、福音,乃是我們小排聚集的目標。

主後一九八五年一月十八日講於台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