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進入美地


讀經:

約書亞記一章一至六節,四章一至三節,八至九節,五章二節,七至九節,十至十二節,十三至十五節,六章一至十一節,十五至十六節,二十節,歌羅西書二章十二節,三章一至五節,以弗所書六章十二至十三節,哥林多後書十章三至五節。

我們現在是預備好了去進入美地。我們已在埃及享受了逾越節的羊羔,我們已經離開了埃及並過了紅海,我們也享受了基督作每日的嗎哪和流出活水的磐石,並且我們也經歷了基督作約櫃,就是神的見證。到這一階段我們就同被建造,作祂的擴大和祂的發表,使我們成為帳幕。我們不只有帳幕,而且我們就是帳幕。我們是基督的擴充和增加。我們被建造在一起,站在祂救贖的穩固根基上,並且被基督的豐滿所遮蓋。我們是剛強又堅固。我們在基督裡是一,祂是神的彰顯。此外,我們還知道如何一次過一次的享受基督作各種的祭。因此,我們有祭司體系,並且我們就是祭司。而且我們在祭司體系之下編組成為軍隊,是一個屬神的軍隊,為著那美地來打仗。我們準備就緒去爭戰,去打敗仇敵。藉著享受基督作一切,耶和華的軍隊就準備好了。

哦,弟兄姊妹們,等我們經過了這一些經歷之後,還有更奇妙的在我們前頭-美地,包羅萬有的基督。我們從一隻小羊羔開始,最終來到迦南地,就是包羅萬有的基督。那地還在我們前頭!我們已享受了基督,我們已得著了基督,我們也有了基督-這是沒有疑問的,並且我們仍然在享受基督。但是在我們前面還有更多的基督。一位更大的基督正等著我們去得著,因為神所擺在我們前面的目標乃是包羅萬有的基督。我們必須能構得上那目標。

藉著接受神的話

假設我們預備好去進入那地了,我們已編組成為一個軍隊了,現在我們就是耶和華那榮耀、神聖、屬天的軍隊。我們該怎麼辦?首先我們必須接受神的話。神對約書亞說,『現在你要起來,和眾百姓過這約但河,往我所要賜給以色列人的地去。凡你們腳掌所踏之地,我都…賜給你們了。』神已經應許了,但我們必須去得著。祂已經給了我們,但是我們必須去經歷。這是我們的分,但是我們必須去接受。我們必須有信心;我們必須有確信,有完全的確證。雖然我們現在還沒有得著,但是祂要使我們去取得,祂要使我們去佔有。我們必須相信祂並和祂合作。我們肯這樣作麼?讓我們今日起來,前去得著那地。讚美神,那地是我們的!讓我們去得著-不必等明天,乃是在今天!絕不要說『明天』。在不信的噁心,一直是明天,明天,明天。『明天』是屬於魔鬼的!在信心裡是沒有明天的;一直是今天。『今天』是我們的!弟兄姊妹們,我們必須今天去取得。這是我們該作的第一件事。我們必須站在神的話語上,我們必須取用神的話,前去得著那地。

藉著認識我們已經埋葬了

第二,我們這些得救並已經在享受基督的人,必須看見自己已經釘在十字架上了。我們已經死了,並且我們已經埋葬了!我們有一首表達這件事實很好的詩歌(詩歌三六四首):

與主同葬,也一同復活,

還有什麼留給我去作?…

我們已經基督與同葬了;我們已經了了!你有沒有看見『葬了』這兩個字是多大的字麼?你最好能把這兩個字寫得大大的,掛在你的臥室裡-葬了!另外掛一個在你的飯廳,另一個在你的客廳,還有一個在你的廚房。無論那裡都有這一句話-葬了,葬了,葬了!我已經葬了!我真喜歡看到有一個家是這樣佈置的。葬了是何等的安息。你能有比這個更好的安息麼?這就是以色列百姓要被神這樣帶過約但河的緣故,約但河是他們埋葬的所在。

當以色列百姓從埃及出來,他們過紅海,預表受浸。現在在約但這裡,他們又過了一道水。這是紅海的一個回憶。當我們接受基督作我們救主的時候,教會為我們施浸,我們已經葬了。但是很可惜,過了沒有多久,我們就把它忘記了;我們從墳墓跑出來了。我不是說我們復活起來,我是說我們從墳墓跑出來了。有的甚至掙扎著回埃及去。現在,因著我們這麼多的經歷了基督,因著我們有基督作神見證的中心,並且建造一起成為帳幕作基督的發表,因著我們有了祭司體系並神的軍隊,而且已準備就緒去得著那地,神就告訴我們,要我們立一個記念,提醒我們是已經埋葬了。從這時候開始,我們永遠不該忘記我們已經埋葬了。

紅海和約但河代表同一件事-基督的死。在紅海裡埃及的軍隊埋在那裡,這世界的一切和這世界一切的勢力都埋在這裡。你有沒有體會到,當你受浸埋葬時,有多少事、多少人是和你一同埋葬的?在我出來的那個地方,當一個人死了要埋葬了,葬他的人就把他的所有都和他葬在一起。同樣的,在神的眼中,當我們埋葬的時候,我們所愛的一切,所有構成我們世界的一切,也全和我們一同埋葬了。已往捆綁我們的,所有世界的軍隊,世界的勢力,都埋葬了,那是紅海的實際。現在在約但河這裡,神要再一次提醒我們,不只世界的勢力埋葬了,並且連我們的自己也埋葬了。我們已經埋葬了!

過約但河是一幅美麗榮耀的圖畫。約櫃和祭司們先踏進河裡,並且停留在河裡,就是在河的中心處。這是非常有意義的。我們已經看見,約櫃乃是主基督,神的見證。基督並祭司們進到死河的最中心處,然後所有的百姓就跟去。所有的百姓都下到河底,都經過那一塊中心地方。神就要他們選出十二個人,以色列十二支派中每支派選出一人,每一個人從河中那塊地取一塊石頭,帶到約但河的那一邊,就是那美地。這就是預表復活。所有那些進入迦南地的人,都是復活的人。他們是新人,不是舊人。他們是復活的人,不是天然的人。只有復活的人能進去得著包羅萬有的基督;祂不是為著天然的人的。我們只能在復活的地位上,來享受基督作包羅萬有的那一位。弟兄姊妹們,我們復活了!我們埋葬了又復活了!現在我們是在基督裡面!

然後約書亞又作了一件事來提醒他們這件事實。他取了更多的石頭,每一支派一塊石頭,把它們立在約但河中,就是約櫃立足的那塊地方。他把它們埋在那裡,作為以色列人埋葬的一個記念。在神的眼中,所有以色列的百姓都埋在約但河裡。這意思就是說,在神的眼中,我們都已經在基督的死裡埋葬了。

等這件事完成之後,約櫃並祭司們就從約但河出來。我們被置於死地之後,基督就從死裡出來了。基督是先進入死,而基督是最後從死裡出來。祂是第一個進去,最後一個出來。我們是最後進去,但是第一個出來。基督完成了死,這個死遮蓋了我們。我們都死了!我們都和基督一同埋葬了!我們能說,『阿利路亞,我們已經埋葬了!現在我們是在復活的地位上!現在我們是在迦南!現在我們是在基督裡,就是那塊美地上!』

藉著應用基督的死

第三,我們既然相信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,並且已經埋葬了,我們就必須把這個死應用到身上來。因此我們必須受割禮。這就是應用基督的死在我們的肉體上。我們若是看見我們是與基督同埋葬,同復活,我們就必須把自己的肉體置於死地。我們必須應用基督的死在我們屬肉體的肢體上。這是割禮。這就是我們天天該實行的。我們必須天天站住這地位-我們是已經死了,並埋葬了,並且應用基督的死在我們的肢體上。我們不只需要應用祂的死在我們一切的處境中,並且時時刻刻應用祂的死在我們屬肉體的肢體上,將它們置於死地。

在歌羅西二章裡告訴我們說,我們已經與基督同埋葬、同復活。然後在第三章說,我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裡面。根據這一個,歌羅西三章五節說,『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。』我們若是看見我們與基督的同埋葬同復活,我們就必須在實行方面,以信心應用祂的死在我們屬肉體的肢體上。

藉著享受那地的出產

第四,我們既在與祂同埋葬同復活的立場上,應用基督的死在我們的肢體上,馬上我們就享受一點生命的東西。我們就享受那地的出產,就是包羅萬有的基督。嗎哪停止了,取代它的乃是那地的出產。大的基督取代了小的基督。在這以前我們是一直享受一位小基督-嗎哪。但是到這時候,小基督停止了,現在我們是在嘗那位更偉大、更豐富、更完全的基督。現在我們是在享受那地,享受那包羅萬有的基督。

弟兄姊妹們,你現在是享受嗎哪呢,或是在享受美地?你今天所享受的是什麼?毫無疑問我們都在享受基督,但是是什麼樣的基督呢?或許有的人只是享受基督作逾越節的羊羔。或許大多數的人是在享受祂作每日的嗎哪。但是那地的出產是比嗎哪更好。你的經歷是什麼?或許你們有的人要說,這問題很難回答。有的時候你享受基督作嗎哪,也有的時候你好像是享受祂作那地的出產。你到底是不是享受祂作那地的出產,和你的埋葬非常有關係。你到底認識了多少,你已經埋葬了,現在是站在復活的地位上?

讓我舉例說明。假設今天清早我遇見了一個很古怪的人,這一個人一直使我經歷復活的生命。神造了這一個人,而且在祂主宰的智慧裡把他帶來給我。祂知道為什麼我需要他。為著要應付他,我天天需要復活的大能。比方今天清早這人表現得太古怪,大大的困擾了我。我對他非常不高興,我的憤怒被激起來了。然後我回到房間,覺得我的良心有定罪,就向主認罪。我說,『主,赦免我!我失敗了;我被打敗了。但是我讚美你,主,我蒙了你寶血的洗淨!』等到認罪得了赦免後,我就得著供應;我享受了基督。這是什麼樣的享受?這是享受基督作一點點的嗎哪,我享受了嗎哪。

假使另外一天這同一個人又找我麻煩,我又受了他的困擾。但是這一次我站住了復活的立場,我說,『主阿,我已經復活了!在復活的立場上,我運用我的靈將我的肢體置於死地。』這樣我就不生他的氣,反而在主裡非常喜樂。我能夠說,『阿利路亞!我為著我寶貝的古怪弟兄來讚美你!』我應用主的死在我這常向人生氣的肢體上,我就得著了對於基督一個新鮮的經歷和享受。這是什麼樣的經歷?這是和經歷基督作嗎哪大大不同了。這乃是經歷基督作那美地的出產。你看,兩個都是基督的經歷,但是是不同方面的基督。前者是享受基督作小嗎哪,後者是享受基督作那地豐富的出產。

藉著爭戰

第五,我們不只要記得,我們已經埋葬了,我們是在復活的地位上,並且在實行方面也應用基督的死在我們的肢體上;我們還應該記得,在空中有邪惡的勢力,我們必須與仇敵爭戰。雖然我們是在享受包羅萬有之基督的一分,但是仇敵和他的惡勢力仍然霸佔那地。你和我必須爭戰,去得著整塊的地。弟兄姊妹們,當我們這樣享受基督的時候,我們在靈中就能體會到空中的惡勢力。這些惡勢力還是在將基督的包羅萬有向神的兒女們蒙蔽起來。神的百姓很少能經歷基督的包羅萬有,就是由於空中邪惡權勢的控告。直到今天,那些惡勢力還是一直蒙蔽著基督的包羅萬有性。因此我們必須爭戰。在這裡有一個非常真實的屬靈爭戰是我們需要參與的。藉著對包羅萬有的基督有所享受,我們就有負擔去打這個仗,我們就有負擔為著這個爭戰。就是為這緣故,我們編組成了軍隊。爭戰就在我們的前面。

乃是到這一階段,才有一個異象給我們看見,主基督是耶和華軍隊的王,榮耀的元帥。祂在軍隊裡負起領導來,祂要走在我們前面;祂要為我們爭戰。我們需要這樣的一個異象。約書亞怎樣能看見這異象呢?無他,乃是因為他為著擺在前頭的爭戰大有負擔。當他和以色列民享受那美地的出產之後,馬上他就看見,擺在前面的乃是仇敵和耶利哥堅固的城。約書亞對於那個情勢看得很清楚。他就為著那個爭戰有負擔。我相信為這緣故,他就到神面前去禱告;就是在那時神向約書亞顯現,給他看見耶和華軍隊的元帥。約書亞看見了這樣的一個異象,就有信心和確據,知道神是與他在一起。他毫無疑問的知道,神自己作了祂軍隊的元帥,正走在他前面。我們也需要有這樣的確據。

有的人能從他們自己的經歷裡見證說,當他們享受了一點基督的包羅萬有以後,馬上就覺得屬靈爭戰的需要。他們看見了,空中的仇敵和他的權勢仍然霸佔著這塊指明包羅萬有基督的美地,將其向神的兒女們遮蔽起來。誰願為主爭戰,使這地得以顯示出來?我們若是這樣享受基督,我們自然就會帶著一個爭戰的負擔到神面前去。乃是到那時,祂才給我們一個異象,看見祂自己就是元帥。祂要給我們看見,祂在軍隊裡領頭,走在我們前面去爭戰。我們就能滿有把握的往前去。

怎樣爭戰

現在我們來到最後一步。我們怎樣爭戰呢?這爭戰絕對不是用屬肉體的兵器。我們用來打這一仗的兵器,用象徵的話來說就是羊角。我們是去打仗,但卻是帶著和平的兵器去;我們帶著羊角去。羊角就是用和平的兵器去爭戰的一個記號,它們不是用鐵磨成的劍;它們是羊角。它們是不能用來殺人的;它們完全是和平的。然而它們卻是打仗的兵器。它們是用來吹的號。宣告並宣佈和平的福音。這是我們該用來打屬靈戰爭的兵器。我們是宣告基督而爭戰!

到底怎樣吹那些號,打完那些仗呢?真是奇怪得很,一部分的軍隊走在前頭,後面是七個祭司抬著約櫃隨著,再後面又是另一部分的軍隊。換一句話說,前面後面都是軍隊,在中間就是約櫃,和吹羊角的祭司。他們繞著耶利哥的城牆而走。祭司一面走的時候,一面就吹著羊角的號。這真是一幅榮耀的圖畫。城裡的人都非常害怕,把城門裡外關得嚴嚴緊緊的。沒有人出去,也沒有人進來。

神的軍隊約六十萬人,天天圍繞那城,吹著羊角。先出來一個分隊,接著是吹號的祭司,然後是約櫃,再後是所有其餘的軍隊。這是他們爭戰的方法。在耶利哥,或許有些人在那裡嗤笑他們,他們從未見過這樣一種不屬世界的作法。每一天他們都繞城一次,六天之久重複一樣的作法。到了第七天,照著所吩咐的,他們繞城七次。

我們在這裡要注意,約書亞吩咐百姓說,『你們不可呼喊,不可出聲,連一句話也不可出你們的口,等到我吩咐你們呼喊的日子;那時才可以呼喊。』他們必須等到繞到最後一圈,聽到角聲拖長,那時,才可以呼喊-在那時之前他們必須安靜。這是什麼意思呢?意思就是說,我們若是要見證得勝的基督,許多時候我們需要安靜;我們必須讓祭司吹號。我們需要祭司體系。現在你就知道祭司體系是什麼了。我們不應該輕易發聲,不要說,『哦,我們是在教會立場上!哦,我們是地方教會!我們是這個,我們是那個!』你若是把這些說得這麼輕,就沒有祭司體系。我們必須讓祭司體系吹號發聲。不能有別的聲音。然後等到時候到了,主所指定的時候到了,你和我就必須呼喊。我們用大的聲音來向主禱告並讚美,仇敵就要在我們面前仆倒。這就是我們爭戰的方法。

這樣的爭戰是一種的勞苦呢,或是一種的享受?實在,這不是一種勞苦,乃是一種享受。這甚至是一種安息和滿足。這是一個戰爭,這是一個打仗,這是一場爭戰,卻是一個享受,一個安息,並且是一個滿足。我們乃是這樣得著包羅萬有的基督。

但是我們必須記住,你我若是分開的個人,就無法作到這事。我們必須一直持守著軍隊的立場。我們以個人的身份絕不可能得著包羅萬有的基督。我們只能和眾聖徒一同明白並得著包羅萬有之基督的闊、長、高、深。要得著那地,我們必須與眾聖徒編組聯合一起,成為神的軍隊。

我們還必須記得,我們的仇敵不是屬血肉的;他們不是人。他們是屬靈的軍隊,是在空中執政掌權的。有許多人抵擋我們,反對我們,但他們並不是我們的仇敵。我們的仇敵乃是那些統管他們的邪惡力量,那些在他們背後的邪惡權勢。我們不是與人爭戰,我們乃是與那些在人背後的惡勢力爭戰。我們若是向主忠誠,站在復活的立場上,編組成軍為祂爭戰,我們就需要準備好,接受那些散佈在我們周圍,許多關於我們的惡言。我們必須準備好碰到許多的反對。所有耶利哥的人都要談論以色列人的事。但是讚美主,當我們聽到這些報告之後,我們可以歡喜,因為這是我們必定得勝的信號。這是一些信號,說出仇敵是在恐懼中,他的失敗是注定的。耶利哥必定在我們面前倒下。阿利路亞!若是我去一個地方,聽不到別人在談論我,也沒有任何的惡言,我就真是害怕。但是若是有謠言、批評、和人的說話,我就非常高興。我越多聽到這些,我越回到主面前來讚美祂:『主,這是信號;這是我們必定得勝的信號!』那些愚昧的說話、荒唐的謠言和惡言-我們不必怕它們。這都是信號,說出勝利是屬於我們的。讚美主!

我們的仇敵不是在這地上,乃是在天上。因此我們不該用屬肉體的兵器。我們不該與人爭辯;我們不該下到他們的地位,中了他們的策略。不,我們的兵器是屬靈的。它們是什麼?它們是羊角的號。讓我們吹號;讓我們吹羊角。讓我們宣告十字架的得勝,宣告那位得勝者的勝利。我們必須把基督宣告出去-就是宣告我們所享受的基督,勝過眾仇敵的征服者。這是我們的兵器-我們不知道別的。這就是得著包羅萬有基督的方法。這就是在忠心裡,在安息裡,並在享受裡,去得著那美地。

一城一城並一地一地,我們必須得著包羅萬有的基督。但是請放心安息,不要掛慮-主必打那仗。那個戰爭不是我們的,乃是主的。我們所當作的就是吹號。不要輕易說話。在正確的時候,我們就要讚美並呼喊,耶利哥城牆就必倒下。它的惡運是注定了。我們必定勝利,我們要征服那城。

弟兄姊妹們,這就是那個方法。勝利是屬於我們的!站在復活的立場上,記得你是已經埋葬了;應用基督的死在你所有屬地的肢體上;與眾聖徒一同享受基督的包羅萬有,並在信心裡宣告見證主的所是,仇敵就要完全被打敗,他的營壘被摧毀。我們必打敗仇敵,在安息滿足裡和和平平的得著那地。仇敵要成為我們的食物;參與這種爭戰乃是我們完全的滿足。這個爭戰是屬於主的。我們不需要作別的,只要宣告並享受那個得勝。

一 阿利路亞,耶穌得勝!
  大聲唱凱歌!
  耶穌得勝,仍舊得勝,
  勝過罪、死、魔!

二 阿利路亞,耶穌得勝!
  榮耀的消息!
  耶穌得勝,仍舊得勝,
  勝過眾仇敵!

三 阿利路亞,耶穌得勝!
  故剛強有為!
  無論何處,祂有遣征,
  當應命勿畏。

四 阿利路亞,耶穌得勝!
  勿懼,勿讓步!
  前途縱有黑暗權能,
  耶穌必開路。

五 阿利路亞,耶穌得勝!
  耶穌快再臨!
  所有同祂得勝的人,
  前來同歡欣!

  (詩歌六四四首。)